Permalink
Browse files

talent

  • Loading branch information...
1 parent 81c20c1 commit 48d5fb937650acebfa69d2a531395905ed870ba7 @dp0304 committed Nov 22, 2012
Showing with 33 additions and 0 deletions.
  1. +33 −0 _posts/2012-11-22-that_talent.md
@@ -0,0 +1,33 @@
+---
+layout: post
+title: "所谓天才"
+description: ""
+category: life
+tags: []
+---
+{% include JB/setup %}
+
+
+* 文/周国平
+
+
+
+
+
+ 一个天才也许早熟,也许晚熟。问题不在年龄,而在于他有一些他自己的话要说出来,或早或迟非说不可。博学家一辈子说别人说过的话,天才则能说出自己的话,哪怕一辈子只说出一句,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除非他说不出来的。这是两者的界限。
+
+
+ 天才区别于常人的不是智力,也不是勤奋,而是一种使命感。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这使命感究竟是什么,但是却始终存在,并且常常出其不意地叮咛他,折磨他。这是一种责任心,不是对他人,对人类,而是对自己的生命的责任心。多数人属于家庭,国家,社会。天才属于有也与无,最大与最小,自我与永恒。
+
+
+ 对天才来说,才能是沉重的包袱,必须把它卸下来,也就是说,把它充分释放出来。"天才就是勤奋",但天才的勤奋不是勉为其难的机械的劳作,而是能量的不可遏止的释放。天才是最接近自然本来面目的个性。既然自然本身是丰富多彩、充满矛盾的,那么,天才怎么可能永远自相一致呢?哲学史上最有创造力的天才,如柏拉图、康德,恰恰是最自相矛盾的。二律背反是天才的命运。天才往往不是那些最聪明的人。如同大自然本身一样,天才必有他的笨拙之处。一个有才华有活力的人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他永远在尝试,在探索。天才之缺乏自知之明,恰如庸人一样,不过其性质相反。庸人不知自己之短,天才却不知自己之长。德拉克罗瓦在创作他的传世名画之时,还在考虑他是否做一个诗人更合适些。我相信,天才骨子里都有一点自卑,成功的强者内心深处往往埋着一段屈辱的经历。芸芸众生也有权利活。在这个意义上,人与人是平等的。至于说到历史,就是另一回事了。 天才与芸芸众生之间隔着鸿沟。
+
+
+ 当然,天才的伟大并不需要优越的享受来报偿,伟大本身就已经是他的报酬。天赋高的人有一种几乎与生俱来的贵族心理,看不起庸庸碌碌的芸芸众生。他对群众的宽容态度是阅历和思考的产物。天才生活在一个观念和想像的世界里,尽管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更真实,更根本,但是它确实是脱离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世界的。因此,用世俗的眼光看,天才决不可能给人类带来任何实际的幸福(世俗意义上的幸福始终等同于福利),他们的欢乐只是疯狂,他们的苦痛也只是自作自受。世人容忍他们的存在,如同对待异禽怪兽一样给他们拨出一小块生存空间,便已经是礼遇有加了。天才自己不应当期望有更好的待遇,否则就等于期望自己不是天才。庸才比天才耐久。庸才是精神作坊里的工匠,只要体力许可,总能不断地制作。创造的天才 一旦枯竭,就彻底完了。他没有一点慰藉,在自己眼里成了废物。他也的确是一个废物了。创造靠智慧,处世靠常识。有常识而无智慧,谓之平庸。有智慧而无常识,谓之笨拙。庸人从不涉足智慧的领域,所以不自知其平庸。天才却不免被抛入常识的领域,所以暴露其笨拙。既然两者只可能在庸人的领土上相遇,那么,庸人得意,天才潦倒,当然就不足怪了。天才三境界:入世随俗,避世隐居,救世献身。
+
+
+ 我总在想,天才在同时代人中必是孤独的,往往受到冷落和误解,而在后来的时代中,大多数人事实上也是不理解他们的。那么,他们身后的名声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也许,伟大心智的超时代沟通是一个原因,这种沟通形成了高级文化的历史继承渠道。但问题仍然存在:即使后来的天才理解先前的天才,可是这后来的天才在自己的时代仍然是孤独的,他对先前天才的评价却何以得到人们的公认呢?也许总有少数幸运的天才,正是通过他们,世人在接受他们的同时也接受了他们所赏识的其余不幸的天才。天才是如何被承认的?几种假说--其一,级差承认:二等才智承认一等才智,三等承认二等,以此类推,至于普通人,使天才 终于在民众中树立起了声誉。当然,仅仅是声誉,其代价便是误解的递增。其二,连锁承认:在众多天才中,某一天才因为种种偶然性的凑合而被承认,于是人们也承 认他所欣赏的一系列天才,这些天才中每人所欣赏的天才,就像滚雪球一样。其三,然而,最准确的说法也许是,天才是通过被误解而得到承认的。世人承认其显而易见的智力,同时又以平庸的心智度天才的思想。归根到底,只有天才才能完全理解天才,庸人只是起哄罢了。天才因其被误解而成其伟大。这话可有三解:第一,越是独特的天才,与常人越缺少共同之处,因而越是不被理解和易遭误解。所以,误解的程度适见出独特和伟大的程度。第二,天才之被承认为伟大,必是在遭到普遍的误解之后,人们接受了用自己的误解改造过的这天才形象,于是承认其伟大--即承认其合自己的口味。第三,天才的丰富性和神秘性为世世代代的误解留下了广阔的余地,愈是伟大的天才愈是一个谜,愈能激起人们猜测他、从而误解他的兴趣。伟大与可误解度成正比。也许,天才最好的命运是留下了著作,在人类的世代延续中,他的思想不时地在个别人心灵 上引起震颤和共鸣。这就是他的不朽和复活。较坏的是著作失传,思想湮灭。最坏的是他的 著作成为经典,他的名字成为偶像,他的思想成为教条。对天才是无法盖棺论定的。天才在受到崇拜的同时总是遭到误解和曲解,引起永无止息的争 论。也许,不能盖棺论定本身就证明了伟大。天才的可靠标志不是成功,而是成功之后的厌倦。天才是脆弱的,一点病菌、一次车祸、一个流氓就可以致他于死命。天才未必是强者。性格的强弱决定尘世的命运,天赋的大小决定天国的命运。在某种意义上 ,可以把天才死后享誉看作天国的荣耀。天才不走运会成为庸人,庸人再走运也成不了天才。她读着凡·高的传记,泪眼汹涌,心想:"如果我在那个时代出生,我一定嫁给凡·高。"在凡·高活着时,一定也有姑娘想像自己嫁给更早时代的天才,并且被这个念头感动得掉泪 。而与此同时,凡·高依然找不到一个愿意嫁给他的姑娘。一个青年对我说:"我就是尼采!"我答道:是吗?尼采是天才。
+
+
+ 每个天才都是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你重复了尼采,所以你不是天才,所以你不是尼采。天才往往有点疯,但疯子不等于是天才。自命天才的人老在这一点上发生误解。天才与疯子,奇人与骗子,均在似是而非之间。世上有一个天才,就有一千个自命天才的疯子。有一个奇人,就有一万个冒充奇人的骗子。俗人有卑微的幸福,天才有高贵的痛苦,上帝的分配很公平。对此愤愤不平的人,尽管自命天才,却比俗人还不如。自己未曾找到伟大的幸福的人,无权要求别人拒绝平凡的幸福。自己已经找到伟大的幸福的 人,无意要求别人拒绝平凡的幸福。最低的境界是平凡,其次是超凡脱俗,最高是返璞归真的平凡。大魄力,人情味,二者兼备是难得的。不避平庸岂非也是一种伟大,不拒小情调岂非也是一种大器度?天赋平常的人能否成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处的具体教育环境,学校能够培养出也能够毁灭掉一个中等之才。天才却是不受某个具体教育环境限制的,因为他昂扬的个性总是能冲破周边陋见和陋习强加在他身上的那些束缚,让他奋争着看到更宽的视野,天才本质上是自己培育自己。当然,天才也可能被扼杀,但扼杀他的只能是时代或大的社会环境。
+

0 comments on commit 48d5fb9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