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malink
Switch branches/tags
Nothing to show
Find file Copy path
Fetching contributors…
Cannot retrieve contributors at this time
77 lines (55 sloc) 6.13 KB

系統機制與個人主義 Systems and Individuals

華音閣

高中的時候很喜歡看武俠裡的快意恩仇,對加了光環的主角十分欽佩,比如步非煙所撰寫“華音流韶”系列裡的絕對王者卓王孫。 卓王孫是彼時江湖第一大派“華音閣”的閣主,不世出的奇才,憑藉自身悟出春水劍法而獨步天下。 高中的時候看熱鬧,覺得卓公子做了閣主實至名歸,只要他做阁主就可以轻松地统占武林。 但是書裡前代代閣主步劍塵卻極力反對他。反對的理由其實很有意思:

一个门派,能传承千年,不是因为它每一任的领导者都惊才绝艳,而是因为制度的完备。 长老议事,诸权制衡,这样,就算在某代产生一个平庸的阁主,华音阁仍会平安的运转下去,直到将来。 这才是华音阁能历经千年风雨,始终傲视武林的原因。

長期

所以在__制度__和__個人__之間的衝突里,能夠真正起到長期維穩作用的只可能是制度。 因為人的壽命畢竟是短暫的,並且到目前為止,除了通過傳遞效率極其有限的傳承外,幾乎不可能把一個人的經驗、技能完全的傳承給下一代。 而如果能制定出有效的制度,傳遞制度相對就容易很多,這種可以遵循的、甚至可以用白紙黑字寫好的條款,甚至可以像死亡之書那樣傳承千年。 當機制被廣泛的接納、使用、日常化,就成為了文化,成為了一個群體的特征,成為了甚至後來人都不一定能理解其緣由的下意識行為。

這樣的機制大到憲法和法律,來維繫一個國家能長期存在,不因為一個統治者的優秀或是昏庸而亡國;小到個人的生活管理,如果遵循一定的規則(比如控制支出),就能避免因為一時的衝動而花光積蓄。 系統機制是長期發展的必要因素。

世家

兩週前和一些同學在討論《道士下山》這本書時提到過很多古代的世家,如果你還記得《史記》里什麼“七十世家”,大概就指的是那些大家族。 徐皓峰在書裡討論到《蘭亭序》和文化的傳承,說道:

汉文化的传承方式是世家,世家是同时具备财力、政治势力、文化影响力的家族,春秋诸国便各有各的世家。 …… 真正断了世家命脉的是唐朝,唐太宗确立科举考试制度,以考试成绩作为做官的前提,而不是传统的以世家血统为前提。 …… 但世家子弟本身为贵族,延续着汉文化的命脉,世家一衰败,全国文化必然衰败,思想审美上大倒退。唐太宗打压世家的做法,结果是连书法都失传了,汉字仅存字形而无运笔之法。

科舉制其實有些個人主義的意思,因為作弊這種協作是被嚴格禁止的。 當然這樣的機制催生了大家發奮讀書、給了普通人翻身做官的機會,對社會產生的正面影響也是有的。 但是藉此打壓了世家,破壞了世家那一套傳承的機制,在小說里體現出來的就是書法只傳了形而失了法。

生物進化

像這樣的傳承,其實在自然界里,就是生物進化。不過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我們現在普遍接受的進化論是說:生物傳承靠的是基因,進化主要是基因突變再加上自然選擇。 但是進化論沒有解釋為什麼人作為自然界的一個物種,能夠在過去幾千年內幾乎是作弊的速度發展? 而我最近學習到的觀點是:其實人類作為生物體沒有發展那麼多,發展的快的是我們的工具和機制。 以前生物書上常寫:區別人和動物的重要因素是使用工具。其實這個論點也不全面,動物也會使用工具啊。 人比動物厲害在,我們讓工具進化;並且工具的進化速度幾乎不受自然影響。

過去幾年科技行業的發展就是這樣。我們開始製作“能製作工具的工具”,也就是很多架構 (framework)。 甚至再加一層“能製作 能製作工具的工具 的工具”,也就是各種各樣的編程語言。 每多加一層,發展的速度有可能就會有質的提升。然後我們通過這些“元工具”來實現高速進化。

我,鉛筆

所以這裡的系統機制就是這些工具;而個人,並不需要每一個人有多麼厲害。 事實上,因為現代社會已經相當穩定和持續,對比之下大眾的個人能力有限有些讓人尷尬。 萊昂納多·里德曾經寫過一篇 "I, Pencil" 的短文,大致內容是講述製作一隻鉛筆所涉及的各個環節,突顯其複雜程度。 如果你仔細讀讀,會真的意識到原來還有這麼多學問。用鉛筆的口吻說道:

Yet, not a single person on the face of this earth knows how to make me.

事實上,人類通過社會這個系統去發展,而再非靠任何一個人,無論他多麼才華絕頂。 類似於鉛筆這篇文章,計算機領域常聊到 What happens when。 比如當你看這篇文章的時候,滾動鼠標滾輪,在這個瞬間發生的事情,恐怕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幾個人能講清楚。 操作系統的人會從 hardware interrupt, syscall 和 context switching 的角度解釋;而做圖形的則可以從 display, rendering 的角度解釋。

彈性

然而改革和突變卻通常都是由一少部分人,甚至常常是一個人引起的,比如阿西莫夫的第一基地就是因為骡這個突變的個體而影響到了。 這些少見的天才確實能改變社會改變世界,但是是朝著哪個方面(正亦或是負)卻非常不好說。 所以真正有彈性 (resilient) 的系統機制應該考慮到一些極端情況,並且有效的抑制突變的發生。

當然所有論述的前提都是假設要做到長期發展的。

我最近生活里其實有很多決定是基於 one-off 的想法做的,這些就像是 individual 那樣打亂了節奏。 如何發展處一套自己的系統機制,感覺是影響生活的重要方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