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rmalink
Branch: master
Find file Copy path
Find file Copy path
2 contributors

Users who have contributed to this file

@xiaolai @lyricat
86 lines (43 sloc) 9.89 KB

只靠阅读习得新技能

习得自学能力的终极目标就是:

有能力只靠阅读就能习得新技能。

退而求其次,是 “尽量只靠阅读就习得新技能” ——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可能需要有人陪伴,一起学,一起讨论,一起克服困难…… 但就是要摆脱 “没人教,没人带,没人逼,就彻底没戏” 的状态。

小时候总是听大人说:

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从书本里学到的……

一度,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再后来,隐约感觉这话哪儿有毛病,但竟然又感觉无力反驳……

那时,真被他们忽悠到了;后来,也差点被他们彻底忽悠到!

幸亏后来我渐渐明白,且越来越相信:

自己生活工作学习上遇到的所有疑问,书本里应该都有答案 —— 起码有所参考。

“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从书本里学到的……” 这话听起来那么有道理,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读书不够多不够对而已。

过了 25 岁,我放弃了读小说,虚构类作品,我只选择看电影;而非虚构类作品,我选择尽量只读英文书,虽然那时候买起来很贵也很费劲,但我觉得值 —— 英文世界和中文世界的文化风格略有不同。在英文世界里,你看到的正常作者好像更多地把 “通俗易懂”、“逻辑严谨” 当作最基本的素养;而在中文世界里,好像 “故弄玄虚”、“偷梁换柱” 更常见一些;在英文世界里,遇到读不懂的东西可以很平静地接受自己暂时的愚笨,心平气和地继续努力就好;在中文世界里,遇到装神弄鬼欺世盗名的,弄不好最初根本没认出来,到最后跟 “认贼作父” 一样令人羞辱难当不堪回首。

说实话,我真觉得这事跟崇洋媚外没什么关系。我是朝鲜族,去过韩国,真觉得韩国的书更没法看(虽然明显是个人看法)…… 2015 年年底,我的律师告诉我,美国移民就快帮我办下来了,可那时候我开始觉得美国政府也各种乱七八糟,于是决定停止办理。我是个很宅的人,除了餐馆基本上哪儿都不去,陪家人朋友出去所谓旅游的时候,我只不过是换个房间继续宅着……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

知识原本就应该无国界…… 不是吗?不是吗!

再说,这些年我其实还读了不少中国人写的英文书呢,比如,张纯如的书很值得一看;郑念的 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真的很好很好。我也读了不少老外写的关于中国的书 —— 这些年我一直推荐费正清的剑桥中国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当然有中文版的,不过,能读英文版的话感受很不一样。

当然,英文书里同样烂书也很多,烂作者也同样一大堆,胡说八道欺世盗名的一大串…… 但总体上来看,非小说类著作质量的确更高一点。

还有,英语在科学研究领域早已成为 “主导语言”(Dominant Language)也是不争的事实。不过,英语成为主导语言的结果,就是英语本身被不断 “强奸”,外来语越来越多,“Long time no see” 被辞典收录就是很好的例子。事实上,英语本身就是个大杂烩……

Joseph M. Williams’ research visualized (top 10,000 words).

读书越多越明白读书少会被忽悠…… 很多人真的会大头捣蒜一般地认同 “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从书本里学到的……”

另外,很多人在如此教导小朋友的时候,往往是因为 “人心叵测” 啊,“江湖险恶” 啊,所以害怕小朋友吃亏。可事实上,如若说,人间那些勾心斗角的事貌似从书本里学不来的话,其实也不过还是历史书看少了 —— 勾心斗角的套路历史上全都被反复用过了。倒是有本中文书值得吐血推荐,民国时代的作者连阔如先生写的《江湖丛谈》,粗略扫过你就知道了,江湖那点事,也早就有人给你里里外外翻了个遍…… 只不过这书不太容易买到就是了。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反驳:

书本能教会你做生意吗?!

说实话,去回驳这个反驳还真挺难,因为反驳者是脑容量特别有限才能说出这种话 —— 世界上有那么多商学院都是干嘛的?搞得它们好像不存在一样。首先,它们的存在说明,商业这事是有迹可循的,是可学习的;其次,商业类书籍非常多,是非虚构类书籍中的一大品类;更为重要的是,做生意这事,看谁做 —— 有本事(即,比别人拥有更多技能)的人做生意和没本事的人做生意,用同样的商业技巧,能有一样的效果吗?最后啊,这世界在这方面从来没有变过:一技傍身的人,总是不愁生活……

更为重要的是,这才几年啊,互联网本身已经成了一本大书 —— 关于全世界的一整本大书。仅仅是 10 多年前,大约在 2008 年前后,经过几年发展的 Wikipedia 被众多西方大学教授们群起而攻,指责它错误百出…… 可现在呢?Wikipedia 好像有天生的自我修复基因,它变得越来越值得信赖,越来越好用。

七零后八零后长大的过程中,还经常被父母无故呵斥:“怎么就你事这么多!” 或者无奈敷衍:“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九零后、零零后呢?他们很少有什么疑问需要向父母提问,直接问搜索引擎,效果就是父母们天天被惊到甚至吓到。最近两年更不一样了,我有朋友在旧金山生活,他的孩子整天跟 Google 说话,有点什么问题,就直接 “Hey Google...”

我长大的那个年代,一句 “通过阅读了解世界” 好像还是很抽象甚至很不现实的话,现在呢?现在,除了阅读之外,你还能想出什么更有效的方法吗?反正我想不出。

有个很有趣的现象:

人么,只要识字,就忍不住阅读……

只不过,人们阅读的选择很不同而已。有自学能力的人和没有自学能力的人,在这一点上很容易分辨:

  • 有自学能力的人,选择阅读 “有繁殖能力” 的内容;
  • 没有自学能力的人,阅读只是为了消磨时光……

我把那些能给你带来新视野,能让你改变思考模式,甚至能让你拥有一项新技能的内容称之为 “有繁殖能力的内容”。

人都一样,拥有什么样的能力之后,就会忍不住去用,甚至总是连下意识中也要用。

那些靠阅读机器算法推送的内容而杀时间的人,恰恰就是因为他们有阅读能力才去不断地读,读啊读,像是那只被打了兴奋剂后来死在滚轮上的小白鼠。如果这些人哪怕有一点点自学能力,那么他们很快就会分辨出自己正在阅读的东西不会刺激自己的产出,只会消磨自己的时间;那么,他们就会主动放弃阅读那些杀时间的内容,把那时间和精力自然而然地用在筛选有繁殖能力的内容,让自己进步,让自己习得更多技能上去了。

所以,只要你有一次 “只靠阅读习得一项新技能” 的经验,你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你会不由自主、哪怕下意识里都会去运用你新习得的能力…… 从这个角度看,自学很上瘾!能上瘾,却不仅无害,还好处无穷,这样的好事,恐怕也就这一个了罢。

我有过只靠阅读学会游泳的经历…… 听起来不像真的吧?更邪门的是,罗永浩同学的蛙泳,是我站在游泳池边,仅靠言语讲解,就让他从入水就扑腾开始三十分钟之内可以开始蛙泳的 —— 虽然当天他第一次蛙泳,一个来回五十米都坚持不下来。

仅靠阅读学会新技能不仅是可能的,并且,你随后会发现的真相是:

绝大多数情况下,没人能教你,也不一定有人愿意教你…… 到最后,你想学会或你必须学会什么东西的时候,你只能靠阅读! —— 因为其实你谁都靠不上……

我有很多偶像,英国数学家乔治・布尔就是其中一个 —— 因为他就是个基本上只靠阅读自学成才的人。十八、九岁,就自学了微积分 —— 那是将近两百年前,没有 Google,没有 Wikipedia…… 然后他还自己创办了学校,给自己打工…… 从来没有上过大学,后来却被皇家学院聘请为该学院第一个数学教授。然后,人家发明的布尔代数,在百年之后引发了信息革命…… 达芬奇也是这样的人 —— 要说惨,他比所有人都惨…… 因为几乎从一开始就貌似没有谁有资格有能力教他。

这些例子都太遥远了。给你讲个我身边的人,我亲自打过很长时间交道的人 —— 此人姓邱,人称邱老板。

邱老板所写的区块链交易所引擎,在 Github 上用的是个很霸气的名字,“貔貅”(英文用了一个生造的词,Peatio)—— 这个 Repo 至 2019 年春节的时候,总计有 2,913 个 Star,有 2,150 个 Fork…… 绝对是全球这个领域中最受关注的开源项目。2017 年 9 月,云币应有关部门要求关闭之前,是全球排名前三的区块链交易所。

邱老板当年上学上到几年级呢?初中未读完,所以,跟他聊天随口说成语是很有负担的,因为他真的可能听不懂…… 然而,他的编程、他的英语,全是自学的…… 学到什么地步呢?学到可以创造极有价值的商业项目的地步。他什么学习班都没上过,全靠阅读 —— 基本上只读互联网这本大书。

讲真,你没有选择,只靠阅读习得新技能,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You can’t perform that action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