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rmalink
Branch: master
Find file Copy path
Find file Copy path
Fetching contributors…
Cannot retrieve contributors at this time
91 lines (74 sloc) 13.9 KB
#!/usr/bin/env python
# -*- coding: utf-8 -*-
# @Time : 2020/1/3 8:37 PM
# @Author : Slade
# @File : Rake.py
import re
import jieba
def separate_sentence(text):
'''
:param text: 待切分文本
:return: list
'''
splitter = re.compile("[^\u4e00-\u9fa5a-z0-9,.!?,。?!;;~~……、]")
words = []
text = splitter.sub("", str(text))
for single_word in re.split('[",", ".", "?", "!", "~", ";", ",", "。", "?", "!", "~", ";", "……", "、"]', text):
current_word = single_word.strip()
if current_word != '' and not current_word.isdigit():
words.append(current_word)
return words
def separate_word(text, min_word_return_size, stop_word):
text = jieba.lcut(text)
text = [w for w in text if w not in stop_word]
words = []
for single_word in text:
if len(single_word) >= min_word_return_size and not single_word.isdigit():
words.append(single_word)
return words
def calculate_word_scores(phraseList, min_word_return_size=2, max_freq=5):
word_frequency = {}
word_degree = {}
for phrase in phraseList:
word_list = separate_word(phrase, min_word_return_size, {})
word_list_length = len(word_list)
word_list_degree = word_list_length - 1
# 平衡高频词
word_list_degree = min(word_list_degree, max_freq)
for word in word_list:
# 词频
word_frequency[word] = word_frequency.get(word, 0) + 1
# 共现
word_degree[word] = word_degree.get(word, 0) + word_list_degree
for item in word_frequency:
# 度
word_degree[item] = word_degree[item] + word_frequency[item]
# Calculate Word scores = deg(w)/frew(w)
word_score = {}
for item in word_frequency:
word_score.setdefault(item, 0)
word_score[item] = word_degree[item] / (word_frequency[item] * 1.0) # orig.
return word_score
def generate_candidate_keyword_scores(phrase_list, word_score, min_word_return_size=2, top_x=1 / 3):
keyword_candidates = {}
for phrase in phrase_list:
keyword_candidates.setdefault(phrase, 0)
word_list = separate_word(phrase, min_word_return_size, {})
candidate_score = 0
if len(word_list) == 0:
continue
for word in word_list:
candidate_score += word_score[word]
# 平衡长文本的影响
keyword_candidates[phrase] = candidate_score / len(word_list)
# keyword_candidates[phrase] = candidate_score
# 排序前top_x句子
keyword_candidates = sorted(keyword_candidates.items(), key=lambda x: x[1], reverse=True)[
:int(max(top_x, 0.01) * len(keyword_candidates))]
return keyword_candidates
if __name__ == '__main__':
article = "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雪白的,凭借眼前那盏熟悉的灰白色的吊灯,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在房间里。盖在身上的被子虽然厚重,但是还是感觉身体凉丝丝的。
轻轻一闻枕头上淡淡的薰衣草香,便想起他的发香,我将脸埋进枕头里,用力地呼吸着。
“阳,阳?阿阳……”
我感觉异常的口渴,喉咙干涩,难以发声,我轻声叫着他的名字,房间的门却迟迟没有被打开。
我掀开被子下了床,脚触及地面的那一刻我感觉骨头和肌肉有些疼痛,我身上仅有的一丝暖意瞬间被冰冷的地板抽走。低下头一看,我穿着蓝白色条纹相间病号服,左胸口还有红十字标志的刺绣。我皱了皱眉头,“哪来的病号服,阿阳可不喜欢我穿这身衣服去见他呢。”
我打开衣柜,找到了第一次和阿阳见面时的那件白色连衣裙,用木质衣架挂着,上面还有透明的防尘罩,它被挂在衣柜安静的角落里。裙身拼接着网纱,领口还有一圈蕾丝当点缀。记得他说过我穿着这身连衣裙的时候,特别像上帝派至人间的天使。
我脱下那身讨厌的病号服,换上了这件白色连衣裙,心情也好了五分,等会见到阿阳,便会有十分的好心情了。
2
打开房间门的一瞬间,我被照进来的阳光晃到眼睛,愣了几秒才回过神。
“阳,阳?阿阳……”
他不在客厅,也不在厨房。我在餐桌上找着和阿阳的情侣杯,准备倒口水喝,发现那对杯子上都是裂痕,有些部分被强制地用胶水沾在一起,而有些部分缺少,留下空白。
我有些疑惑,猜测着也许是阿阳洗杯子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杯子,等会他出现的时候还会带有一个赔礼呢,然后我装作很生气,他就会哄着我求我原谅。想到他脑袋埋在我胸口的委屈撒娇的样子,我捂着嘴都笑出了声。
我找了一只玻璃杯,倒入凉白开,举头一饮而尽。搁下杯子的时候,我看到我和阳两个人做饭时用的围裙,它们被挂在椅背上。我想到周末在家时,我们时常一起做饭,他厨艺精湛,会煎牛排,还会做刺身拼盘。而我在旁边切水果,用榨汁机准备果汁,烤箱里正烤着美味的戚风蛋糕,甜丝丝的气味融入这幸福的空气里,缠绵在我与阳的唇边。
这些时光如同影片般在我脑海中慢慢放映,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陷入沙发里,软绵绵的。
3
观望着外面的天有些阴沉,3月的天总是这样,阴晴不定。我提上伞。锁了门。
其实我很讨厌下雨天,从小便如此。雨天总会让我心情烦躁,有时更加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发泄。雨点打在身上,衣服会变得湿漉漉的,还和皮肤黏在一起;走路稍微快一点,脚底的雨水便会夹杂着泥土侵蚀我的小腿,把身上都溅满大大小小的泥点;如果再倒霉一些,踩到路边不平整的地砖,地砖下的积水会瞬间以最快的速度扑到裤子上……这些不都是很讨厌的事情吗,所以,我才不喜欢雨天。
可是今天,我很想见到阳。
一路的小心翼翼,就怕雨水和泥弄脏了我的裙子。我来到他公司楼下,抬头看到大摆钟上已经六点过十分钟,我猜测着,阳已经在搭乘电梯的途中,出公司门时肯定提着他深灰色的公文包,拖着沉重的身子去开车。但是见到了我,阳的心情一定会瞬间变好,他一定会奔向我,将我抱起旋转几圈。
想着想着,就看到了稀疏人群里的他。果然不出我所料,阳提着他深灰色的公文包,撑着黑色的伞。因为疲惫,步伐显得沉重。只是……我怎么感觉阳的双眼那么无神呢,眼眶还有些红肿。他也没有抬头寻我,径直进了车,我慌忙追上去,“阳,阳,阿阳!”
4
也许他没注意听,在他发车时,我赶忙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里压抑的气息,让我呼吸困难。也许阳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比如上司对他的策划提出了意见,然而阳就是那么一个高傲但是又优秀的人,他不允许有谁对他辛劳很久的策划提出异议,也许这也是公司大老板青睐他的地方。
雨点用力地打在车玻璃上,雨刮器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刮去。我侧过脸望向他,他不说话,手握着方向盘,望着前方。
他的头发有些凌乱,领结也没有打正,衬衫的袖扣也没有扣上。阳这是怎么了,我很想问问他,但是这阴雨天和车内的压抑扼制着我的声带。
下车后,我随于他身后,进入房子。他丢下公文包和外套,也将自己丢在沙发上,他闭上双眼,劳累已经将他的精神抽走了。我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大理石的茶几上。再看他时,他微闭着双眼,无神的看向天花板。
突然他嘴角上扬了一点弧度,然后起身走向厨房。打开冰箱门取出了一些蔬菜和两包速冻牛排。我眼睛一亮,看来阳想做好吃的给我啊!他围上了那条挂在椅背上的围裙,我偷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却虚弱的背影,我上前想环抱住他的腰,手臂却使不上力气。
留他在厨房熟练地操作,我就坐在餐桌边等候了。这种等待的时刻是幸福的。
5
餐桌两头摆好了刀叉,一份牛排也以最精致的造型呈现在我眼前,甚至还有高脚杯和蜡烛。他取出一瓶昂贵的未开封的红酒,倒入我和他的杯中,看来今天的晚餐很独特啊。
夜幕降临,房间里没有开灯,蜡烛已经点上,小火焰轻盈地跃动。
再见他时,他换上了干净的西装,整理好了衬衫和领结,坐于我对面的椅子上。
他举起高脚杯,轻轻晃动,朝我举杯。我笑着回敬,抿了一口放下。其实我和阳都不常喝酒,不喜欢酒精刺激喉咙和胃的感觉,却偏爱以红酒助兴。
烛光的映衬下,他脸上的轮廓更加鲜明,望向我的眼神越发宠溺。
“思思,今天的你,好美。”
“思思,你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吧?”
“什么?”
我有些紧张,紧张地猜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也许是我一直期待的。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
阳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盒子,这黒缎子的盒子在他的手心里安静地躺着。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一直期待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么。
6
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打开了首饰盒,一枚精致的戒指摆在里面。戒指上的钻石十分符合阳的品味,他不喜欢太过张扬,也不爱平淡无奇。钻石在烛光下左右闪烁,这跳动的光如同黑暗里的希望,如同森林中的精灵。
他将戒指取出,望向我,满眸深情,“思思……嫁给我吧。”
我激动地抹去眼眶里的泪水,回答道:“阳,我愿意!”我伸出左手,期待阳为我戴上。
而我再望向他时……他是我从未见过的阳。他眼中充盈了泪水,眼眶红肿,肩膀因抽噎着抖动,泪珠滚落在桌布上,晕成一朵花……
“阳,你怎么了,阿阳!”
我慌张地伸出手想拭去他的泪水,然而我怎么都无法触碰到他的脸。我也跟着流泪。“阳,不要哭了,我心好痛。”
“思思,如果你还在该多好……今天……是3月4日,我们在一起十年的日子,你应该戴上它的日子啊。”他哽咽着,手中紧紧地攥着那枚戒指,仿佛这戒指要陷入他的皮肤里。
“我?‘我还在’?”我扭头望向墙壁,烛光映衬,却没有我的影子。墙壁上只有阿阳的影子,形单影只。
7
额,头好痛。我扶住脑袋,感觉一阵眩晕。
……
“苏亦阳!你就是不把我的事放心上,天天处理你那公司的破事,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但是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我很讨厌你这个样子。”苏亦阳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的文件,拖动着鼠标。
“好,不知道是吧?”夏可思将电脑强制关机,推掉了桌上的键盘和鼠标。苏亦阳拽过夏可思的手臂,她用力地挣脱开,跑向厨房。
明天,也就是3月4日,是夏可思和苏亦阳在一起十年的日子,因为苏亦阳的回答,加上3月的阴晴不定的天气,夏可思失去了原本的理智,她感觉失望和心痛。十年啊,不是一天两天的时光,怎么能说不记得就不记得。
等苏亦阳赶到厨房,地上桌上一片狼藉,那对情侣杯也被摔的面目全非。夏可思蹲在墙角,抱住腿,脸埋入臂弯中,肩膀随着她的抽泣抖动着。
“思思,我们各自冷静一下吧。”
“好啊,那就各自冷静冷静。”充满讽刺的语气,说完,夏可思起身出门。
因为苏亦阳接到公司大项目的任务,他期待将它做的完美。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每次夏可思一生气,就喜欢摔东西,那对用了好久的情侣杯今日也没能幸免。他蹲下身小心地将碎片拾起。他突然意识到,外面可能下着雨,思思最讨厌雨天了。他带着伞追出门。
夏可思一路狂奔,她不知道她要去哪,她的希望落空,得到更多的是绝望。雨水和泪水淹没了她的视线,“好讨厌啊,还下着雨呢。”夏可思苦笑着用手臂拭去眼泪。
8
“思思!”
她听到了苏亦阳的声音,她不回头,加快速度往前跑。在十字路口,绿灯已经在闪烁,夏可思想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人行横道的另一头,顾不上背后的被泥水溅脏的衣服。
就在夏可思跑到人行横道中间,绿灯停止闪烁,红灯亮起。一辆货车没有减速地开过来,货车的雨刮器处于罢工状态,夏可思就这样藏在了司机的视线死角里。
那一刻,夏可思脑袋一片空白,她看见一朵血红色的花在她胸口绽开。她还看到了苏亦阳,他在奔向自己,他嘴里好像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她已经听不到了。夏可思闭上眼睛,剩下那朵绚烂的红花在继续绽放。
……
“我,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我还在这。我成了缚地灵吗,因生前还有未完成的心愿而无法升天……”
“思思,如果那天我不那么在意工作,如果那天在你跑出门前就抱住你与你和好,如果那天……如果那天……”他自言自语着,我从未见过阳这般撕心裂肺痛哭的模样。
“我明白,阳,十年余一日,来世再补还予你。”
那枚戒指默默地闪烁着,我看着我逐渐透明的手指,感受到身体开始变得轻盈……
第二天,苏亦阳艰难地睁开他那红肿的双眼,他看到枕边卧着一只白猫,那是不带一丝杂色的纯白色,如同天使翅膀的纯白,如同夏可思穿上那件白色连衣裙一样的纯白。他注意到白猫的脖子上挂着的,是那枚应该戴在夏可思手指上的戒指。"
phrase_list = separate_sentence(article)
word_score = calculate_word_scores(phrase_list)
keywords = generate_candidate_keyword_scores(phrase_list, word_score)
print(keywords)
You can’t perform that action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