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malink
Browse files

style and template adjustments for articles.

  • Loading branch information...
tzengyuxio committed Apr 19, 2013
1 parent d73a647 commit 086552fc75ffafdfa36084d89a49ab4221945c65
@@ -5,8 +5,8 @@
<meta name="generator" content="pandoc">
<title></title>
<meta name="viewport" content="width=device-width, initial-scale=1.0">
<link href="https://netdna.bootstrapcdn.com/twitter-bootstrap/2.3.1/css/bootstrap-combined.min.css" rel="stylesheet">
<link href="stylesheets/pandoc.css" rel="stylesheet">
<link href="https://netdna.bootstrapcdn.com/bootswatch/2.3.1/readable/bootstrap.min.css" rel="stylesheet">
<link href="../stylesheets/articles.css" rel="stylesheet">
<style type="text/css">code{white-space: pre;}</style>
<!--[if lt IE 9]>
<script src="http://html5shim.googlecode.com/svn/trunk/html5.js"></script>
@@ -31,9 +31,6 @@
</ul></li>
<li><a href="#結論">結論</a></li>
<li><a href="#延伸閱讀">延伸閱讀</a></li>
<li><a href="#註解">註解</a><ul>
<li><a href="#謝辭">謝辭</a></li>
</ul></li>
</ul></li>
</ul>
</nav>
@@ -44,7 +41,8 @@ <h2 id="譯者前言"><a href="#譯者前言">譯者前言</a></h2>
<blockquote>
<p>亞倫·斯沃茨(Aaron Swartz;1986年11月8日-),一位程式師、作家、政治組織策劃人和網際網路積極行動主義者。他年僅14歲就參與創造RSS 1.0規格,因而在程式設計圈當中聲名大噪。2011年7月19日他被指控自 JSTOR 非法下載大量學術期刊文章,並遭聯邦政府起訴被捕,因而獲得主流媒體關注。</p>
</blockquote>
<p>我是因為 JSTOR 的事件而知道 Aaron 這位知名駭客,進而讀到他的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對於生產力的見解與時下流行的觀念大異其趣,也給了我不少啟發,因此在徵求原作者同意後,將全文翻譯成中文,以饗中文讀者。以下正文開始:</p>
<p>我是因為 JSTOR 的事件而知道 Aaron 這位知名駭客,進而讀到他的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對於生產力的見解與時下流行的觀念大異其趣,也給了我不少啟發,因此在徵求原作者同意後,將全文翻譯成中文,以饗中文讀者。</p>
<p>以下正文開始。</p>
<hr />
<h1 id="如何提高生產力"><a href="#如何提高生產力">如何提高生產力</a></h1>
<p>「要是把你所有花在看電視的時間加起來,」他對我說,「你現在早寫好一本小說了。」這實在教人難以反駁--比起看電視而言,寫小說無疑是更好的時間運用--但其實在這說法的背後隱藏了一個假設前提,它暗示著:時間是「可替代的」--也就是說看電視的時間同樣可以用來作為寫小說的時間。然而殘酷的是,事實並非如此。</p>
@@ -124,33 +122,26 @@ <h2 id="結論"><a href="#結論">結論</a></h2>
<h2 id="延伸閱讀"><a href="#延伸閱讀">延伸閱讀</a></h2>
<p>如果你想進一步瞭解有關動機方面的心理學,沒有什麼比 <a href="http://www.alfiekohn.org/">Alfie Kohn</a> 更適合的了。針對這個主題,他寫了<a href="http://www.alfiekohn.org/articles.htm">許多篇文章</a>,另外還有一本完整的書,<a href="http://www.alfiekohn.org/books/pbr.htm">《獎勵的懲罰》</a>(暫譯,Punished by Rewards, 未有正體中文版),我強烈建議一讀。</p>
<p>我希望在將來的文章中對於如何休學能夠多作著墨,不過你應該走出門去找一本<a href="http://www.lowryhousepublishers.com/TeenageLiberationHandbook.htm">《青少年解放手冊》</a>(暫譯,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 未有正體中文版)來讀讀。如果你是一個電腦人,辭掉目前工作後的一個出路是向 <a href="http://ycombinator.com/">Y Combinator</a> 申請投資。與此同時,Mickey Z 的<a href="http://www.softskull.com/detailedbook.php?isbn=1-887128-78-6">《我多年生活的謀殺》</a>(暫譯,The Murdering of My Years, 未有正體中文版)一書中也特別介紹了藝術家和活動家們如何在作自己想作的事情時同時兼顧生活開銷。</p>
<h2 id="註解"><a href="#註解">註解</a></h2>
<p>例如,結對編程 (Pair Programming) 會自動將任務的精神負擔分散到兩個人身上,同時讓人在低品質的時間中也有合適的工作可以進行。將專案拆解為具體可行的步驟是極限編程的另一個關鍵元素,就如同設定一些能夠完成的工作並且改善它(參見「簡化問題」一節)。而這些概念其實都是放諸四海皆行,而非特指編程相關的活動。</p>
<blockquote>
<p>有個晚上我像平常一樣作夢、進行觀察……突然意識到我的頭一直睡在一條銅桿上。我伸手去摸後腦杓,感覺軟軟的。我想:「呀哈!那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在夢裡觀察到這麼多的原因了,這根銅桿擾亂了我的大腦皮層。只要我睡在這根銅桿上,就隨時有辦法進行實驗了。我想不必再觀察了,睡覺吧。」</p>
</blockquote>
<blockquote>
<p>等我醒過來後,那裏沒有銅桿,我的後腦杓也沒有軟軟的。不知怎的,我厭倦了觀察這些事情了,便發明出這些藉口,作為停止觀察的理由。</p>
</blockquote>
<blockquote>
<p>(《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50至51頁)</p>
</blockquote>
<p>你的大腦比你自己更加強大。</p>
<p>教授顯然是早已對於拙劣的文字書寫感到麻木,以致於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是在開玩笑(即便是在一對一的論文檢查時)。</p>
<hr />
<h3 id="謝辭"><a href="#謝辭">謝辭</a></h3>
<p>感謝 Aaron Swartz 寫了這篇深富啟發的文章,並且欣然同意中文版的翻譯。對於翻譯內容如有任何意見或建議,歡迎聯絡 tzengyuxio(at)gmail(dot)com。</p>
<!-- footnotes -->

<section class="footnotes">
<hr />
<ol>
<li id="fn1"><p>信不信由你,我真的是在地鐵中書寫。找個藉口來解釋自己為什麼沒辦法工作是很容易的--在下個約會前沒有足夠的時間、樓下那些人好吵,諸如此類--但我發現當靈感來襲時,就算是在地鐵車廂中我也能寫下些什麼,即使當下的環境吵得不可開支而且在我準備下車前只剩下短短的幾分鐘。<a href="#fnref1">↩</a></p></li>
<li id="fn2"><p>睡眠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沒有什麼比累到不行而上床睡覺還糟糕的--你會覺得自己就像是具行屍走肉。<a href="#fnref2">↩</a></p></li>
<li id="fn3"><p>我在其他方面感受到類似的心理作用:害羞。我常常會不想拿起電話撥給一個陌生人,或是在派對上找人攀談;幾乎是同樣的精神力場在反方向推著我。我懷疑害羞可能也是問題童年所導致的一個小特徵(見「分派問題」與該段註解)。當然,這只是純粹的猜測。<a href="#fnref3">↩</a></p></li>
<li id="fn4"><p>雖然我在這裡使用的術語(「下一步具體步驟」)算是衍生自 David Allen 的 <strong>Getting Things Down</strong>, 不過這邊提到的許多原則其實是(甚至下意識地)取自極限編程 (Extreme Programming, XP) 的概念。極限編程是一套能讓程式設計師保持規律的系統,不過我發現裡面許多作法對於避免拖延也是很好的建議。<a href="#fnref4">↩</a></p></li>
<li id="fn4"><p>雖然我在這裡使用的術語(「下一步具體步驟」)算是衍生自 David Allen 的 <strong>Getting Things Down</strong>, 不過這邊提到的許多原則其實是(甚至下意識地)取自極限編程 (Extreme Programming, XP) 的概念。極限編程是一套能讓程式設計師保持規律的系統,不過我發現裡面許多作法對於避免拖延也是很好的建議。</p>
<p>例如,結對編程 (Pair Programming) 會自動將任務的精神負擔分散到兩個人身上,同時讓人在低品質的時間中也有合適的工作可以進行。將專案拆解為具體可行的步驟是極限編程的另一個關鍵元素,就如同設定一些能夠完成的工作並且改善它(參見「簡化問題」一節)。而這些概念其實都是放諸四海皆行,而非特指編程相關的活動。<a href="#fnref4">↩</a></p></li>
<li id="fn5"><p>關於這段說明更深入而驚人的解說,可以參見 Alfie Kohn 的 “Punished by Rewards” 一書。這項主張是引自他的文章 <a href="http://www.alfiekohn.org/managing/cbdmamam.htm"><Challenging Behaviorist Dogma: Myths About Money and Motivation></a>。<a href="#fnref5">↩</a></p></li>
<li id="fn6"><p>我原本以為這是某種生物天性,不過 Paul Graham 指出這更像是後天學習而來。當你還小時,你的父母會想辦法操縱你。他們會說,「去寫功課」,然後你的心思便開始蠢蠢欲動並飄到其他不相干的事物上。很快地,心不在焉會變成一種習慣。不管是先天還是後天造成,要克服這種習慣都是個棘手的難題。我已經放棄嘗試去改變它 (change it);現在我試著繞道暫時解決它 (work around it)。<a href="#fnref6">↩</a></p></li>
<li id="fn7"><p>理察·費曼 (Richard Feynman) 曾經講述過一個關於他是如何嘗試探索自己夢境的故事,我在努力探索自己的拖延毛病時也是類似的方式。每天晚上,當他準備進入夢鄉時,他會嘗試觀察自己發生了什麼事:<a href="#fnref7">↩</a></p></li>
<li id="fn8"><p>舉例來說,與其只是寫下這麼一句:「相比之下,黎絲引述的對象並不多。」我會這麼寫道:「然而,黎絲不管是因為在需要聽覺傳輸個人中心同期民族誌進入已發表的論文基礎的資訊載體技能基礎能力的個人缺陷或是單純只是對於社區資訊負責人報告的缺乏興趣,都顯示了在製造比較結果上的完全失敗。」<a href="#fnref8">↩</a></p></li>
<li id="fn7"><p>理察·費曼 (Richard Feynman) 曾經講述過一個關於他是如何嘗試探索自己夢境的故事,我在努力探索自己的拖延毛病時也是類似的方式。每天晚上,當他準備進入夢鄉時,他會嘗試觀察自己發生了什麼事:</p>
<blockquote>
<p>有個晚上我像平常一樣作夢、進行觀察……突然意識到我的頭一直睡在一條銅桿上。我伸手去摸後腦杓,感覺軟軟的。我想:「呀哈!那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在夢裡觀察到這麼多的原因了,這根銅桿擾亂了我的大腦皮層。只要我睡在這根銅桿上,就隨時有辦法進行實驗了。我想不必再觀察了,睡覺吧。」</p>
<p>等我醒過來後,那裏沒有銅桿,我的後腦杓也沒有軟軟的。不知怎的,我厭倦了觀察這些事情了,便發明出這些藉口,作為停止觀察的理由。 <small>《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50至51頁</small></p>
</blockquote>
<p>你的大腦比你自己更加強大。<a href="#fnref7">↩</a></p></li>
<li id="fn8"><p>舉例來說,與其只是寫下這麼一句:「相比之下,黎絲引述的對象並不多。」我會這麼寫道:「然而,黎絲不管是因為在需要聽覺傳輸個人中心同期民族誌進入已發表的論文基礎的資訊載體技能基礎能力的個人缺陷或是單純只是對於社區資訊負責人報告的缺乏興趣,都顯示了在製造比較結果上的完全失敗。」</p>
<p>教授顯然是早已對於拙劣的文字書寫感到麻木,以致於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是在開玩笑(即便是在一對一的論文檢查時)。<a href="#fnref8">↩</a></p></li>
</ol>
</section>
<hr>
@@ -4,10 +4,5 @@ for fin in $FILES
do
fout=${fin/markdown/articles} # path
fout=${fout/\.markdown/.html} # extension
pandoc $fin -t html5 -o $fout --toc --smart --template=pandoc/pm-template
pandoc $fin -t html5 -o $fout --toc --smart --standalone --template=template
done

#pandoc pandoc.markdown -t html5 -o index.html --toc --smart --template=pm-template

# add style to table
#sed -i '' 's/<table>/<table class="table table-bordered table-condensed">/' index.html
@@ -5,7 +5,9 @@

> 亞倫·斯沃茨(Aaron Swartz;1986年11月8日-),一位程式師、作家、政治組織策劃人和網際網路積極行動主義者。他年僅14歲就參與創造RSS 1.0規格,因而在程式設計圈當中聲名大噪。2011年7月19日他被指控自 JSTOR 非法下載大量學術期刊文章,並遭聯邦政府起訴被捕,因而獲得主流媒體關注。
我是因為 JSTOR 的事件而知道 Aaron 這位知名駭客,進而讀到他的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對於生產力的見解與時下流行的觀念大異其趣,也給了我不少啟發,因此在徵求原作者同意後,將全文翻譯成中文,以饗中文讀者。以下正文開始:
我是因為 JSTOR 的事件而知道 Aaron 這位知名駭客,進而讀到他的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對於生產力的見解與時下流行的觀念大異其趣,也給了我不少啟發,因此在徵求原作者同意後,將全文翻譯成中文,以饗中文讀者。

以下正文開始。

[orig]: http://www.aaronsw.com/weblog/productivity
[wiki]: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4%BC%A6%C2%B7%E6%96%AF%E6%B2%83%E8%8C%A8
@@ -177,7 +179,7 @@
[5]: http://ycombinator.com/
[6]: http://www.softskull.com/detailedbook.php?isbn=1-887128-78-6

## 註解
<!-- footnotes -->

[^sub]: 信不信由你,我真的是在地鐵中書寫。找個藉口來解釋自己為什麼沒辦法工作是很容易的--在下個約會前沒有足夠的時間、樓下那些人好吵,諸如此類--但我發現當靈感來襲時,就算是在地鐵車廂中我也能寫下些什麼,即使當下的環境吵得不可開支而且在我準備下車前只剩下短短的幾分鐘。

@@ -187,7 +189,7 @@

[^nc]: 雖然我在這裡使用的術語(「下一步具體步驟」)算是衍生自 David Allen 的 **Getting Things Down**, 不過這邊提到的許多原則其實是(甚至下意識地)取自極限編程 (Extreme Programming, XP) 的概念。極限編程是一套能讓程式設計師保持規律的系統,不過我發現裡面許多作法對於避免拖延也是很好的建議。

例如,結對編程 (Pair Programming) 會自動將任務的精神負擔分散到兩個人身上,同時讓人在低品質的時間中也有合適的工作可以進行。將專案拆解為具體可行的步驟是極限編程的另一個關鍵元素,就如同設定一些能夠完成的工作並且改善它(參見「簡化問題」一節)。而這些概念其實都是放諸四海皆行,而非特指編程相關的活動。
例如,結對編程 (Pair Programming) 會自動將任務的精神負擔分散到兩個人身上,同時讓人在低品質的時間中也有合適的工作可以進行。將專案拆解為具體可行的步驟是極限編程的另一個關鍵元素,就如同設定一些能夠完成的工作並且改善它(參見「簡化問題」一節)。而這些概念其實都是放諸四海皆行,而非特指編程相關的活動。

[^kohn]: 關於這段說明更深入而驚人的解說,可以參見 Alfie Kohn 的 "Punished by Rewards" 一書。這項主張是引自他的文章 [<Challenging Behaviorist Dogma: Myths About Money and Motivation>][7]。

@@ -197,20 +199,13 @@

[^feyn]: 理察·費曼 (Richard Feynman) 曾經講述過一個關於他是如何嘗試探索自己夢境的故事,我在努力探索自己的拖延毛病時也是類似的方式。每天晚上,當他準備進入夢鄉時,他會嘗試觀察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 有個晚上我像平常一樣作夢、進行觀察……突然意識到我的頭一直睡在一條銅桿上。我伸手去摸後腦杓,感覺軟軟的。我想:「呀哈!那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在夢裡觀察到這麼多的原因了,這根銅桿擾亂了我的大腦皮層。只要我睡在這根銅桿上,就隨時有辦法進行實驗了。我想不必再觀察了,睡覺吧。」
> 等我醒過來後,那裏沒有銅桿,我的後腦杓也沒有軟軟的。不知怎的,我厭倦了觀察這些事情了,便發明出這些藉口,作為停止觀察的理由。
> 有個晚上我像平常一樣作夢、進行觀察……突然意識到我的頭一直睡在一條銅桿上。我伸手去摸後腦杓,感覺軟軟的。我想:「呀哈!那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在夢裡觀察到這麼多的原因了,這根銅桿擾亂了我的大腦皮層。只要我睡在這根銅桿上,就隨時有辦法進行實驗了。我想不必再觀察了,睡覺吧。」
>
> 等我醒過來後,那裏沒有銅桿,我的後腦杓也沒有軟軟的。不知怎的,我厭倦了觀察這些事情了,便發明出這些藉口,作為停止觀察的理由。
> <small>《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50至51頁</small>
> (《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50至51頁)
你的大腦比你自己更加強大。
你的大腦比你自己更加強大。

[^ex]: 舉例來說,與其只是寫下這麼一句:「相比之下,黎絲引述的對象並不多。」我會這麼寫道:「然而,黎絲不管是因為在需要聽覺傳輸個人中心同期民族誌進入已發表的論文基礎的資訊載體技能基礎能力的個人缺陷或是單純只是對於社區資訊負責人報告的缺乏興趣,都顯示了在製造比較結果上的完全失敗。」

教授顯然是早已對於拙劣的文字書寫感到麻木,以致於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是在開玩笑(即便是在一對一的論文檢查時)。

* * *

### 謝辭

感謝 Aaron Swartz 寫了這篇深富啟發的文章,並且欣然同意中文版的翻譯。對於翻譯內容如有任何意見或建議,歡迎聯絡 tzengyuxio(at)gmail(dot)com。
教授顯然是早已對於拙劣的文字書寫感到麻木,以致於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是在開玩笑(即便是在一對一的論文檢查時)。
@@ -7,7 +7,6 @@ body {
position:fixed;
top:20px;
width:16.48%;
/*width:auto;*/
}

@media (max-width: 767px) {
@@ -75,10 +74,6 @@ h3, h4, h5 {
display:none;
}

/*blockquote {*/
/*margin-right:10%;*/
/*}*/

blockquote > p {
font-size:16px;
}
@@ -0,0 +1,93 @@
body {
font-size:16px;
line-height:24px;
margin:0 auto;
max-width:56em;
padding:1rem;
}

.sidebar-nav-fixed {
position:fixed;
top:20px;
/*width:16.48%;*/
width:10em;
}

@media (max-width: 767px) {
.sidebar-nav-fixed {
width:auto;
}
}

@media (max-width: 979px) {
.sidebar-nav-fixed {
position:static;
width:auto;
}
}

h1, h2, h3, h4, h5, h6 {
color: black;
background: none;
font-weight: normal;
margin: 0;
overflow: hidden;
padding-top: .5em;
padding-bottom: .17em;
}

h1 {
font-size:32px;
border-bottom: 4px double #aaa;
}

h2 {
font-size:24px;
border-bottom: 1px solid #aaa;
}

h3 {
font-size:21px;
}

h1, h2 {
margin-bottom:.6em;
line-height:1.1em;
}

h3, h4, h5 {
margin-bottom:.3em;
}

#TOC > ul {
margin:0;
}

#TOC > ul > li {
font-size:18px;
line-height:27px;
list-style-type:none;
}

#TOC > ul > li > ul > li {
font-size:16px;
line-height:24px;
}

#TOC > ul > li > ul > li > ul > li {
font-size:14px;
line-height:21px;
}

blockquote > p {
font-size:16px;
margin:0 0 12px;
}

.table {
width:auto;
}

sup, sub {
line-height: 1em;
}
Oops, something went wrong.

0 comments on commit 086552f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