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malink
Switch branches/tags
Nothing to show
Find file Copy path
Fetching contributors…
Cannot retrieve contributors at this time
224 lines (149 sloc) 15.3 KB

A Look Back at 2016

例行年终总结。整体来说 2016 年是我过去博士期间最开心的一年(按照年为单位的话,曾经有过更开心的月份)。 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过去 26 年里最充实的一年,充满了新鲜和故事。

回看之前的日子,好像 2015 年没有写总结,2014 年也没有写,2013 也没有,2012 年还没有 moods,有些无从查找。 之前常常会在飞机回国的路上,或者特殊日期,比如生日,写一个长心情,通常中心思想都是日子过得有多不爽。 像今年总结这么正能量的,恐怕是第一次了。


暑假

首先从暑假开始,因为暑假发生的几件事有点 life-changing 的意味。 具体到内容上的话,有时间规划养猫马拉松早起等,而稍微拔高上升点,更多的是改变了对待生活的态度。

玻璃心得到了拯救,做事情有了坚持和毅力,最重要的大概是无可救药的自卑迎来了或许作为人的最高肯定。谢谢!


时间规划

暑假的时候开始常识记录时间。当时发了个状态:

好喜欢这个姑娘的做法,我来东施效个颦
16:13:31 PM, Saturday, June 18, 2016

然后就有了从 6 月 18 号到 9 月 8 号将近三个月的记录。大致详细程度如下图:

Calendar

Research 记录所有的做科研的时间,来回答“我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做科研”这个重要问题。 当然结论是其实每天并没有花那么久。 暑假开始跑步,尤其是训练了一个半马一个全马,所以 Exercise 占的比例还挺多。 生活各种琐事归于 Life,算起来开车做饭买东西收拾家里时间花费挺多,随着做饭技能提升,已经可以一个半小时内搞定晚饭(外带第二天午饭)。 Hobbies 有点定义不清楚,当时想要多看书,后来觉得好看的电影也算。至于不好看的电影,就归类为 Time Wasted 了。

一直说想做些数据分析,但其实不需要很严格的分析也能从简单的记录里了解我的时间分配。 有时候会觉得,仅仅是简单的 awareness (知道时间都去哪里了)就可以极大地提高时间分配效率。

以下是几个简单的时间结论。

  • 早上 routine 的时长与早起时间不相关。基本上都要花 1 个小时吃早饭,收拾家里,给猫喂早饭
  • 除非早上早起(6点-7点),没太多时间看书
  • 开车去学校和回来通常都得 25 分钟,虽然开车只要 15-20 分钟,但还要开出车库和走到办公室
  • 午饭在外面吃很容易就超过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
  • 早上所谓的大块时间其实也只有 2 个小时最多(9 点半到 11 点半)
  • 如果要早睡早起,晚上基本没有太多时间做事情

这些结论写出来之后觉得毫无新信息,但是在我没开始记录的时候,说真心话没有很意识到这些细节。


心态

七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心 里 某 些 地 方 好 像 不 一 样 了,后来这样的体会越来越强烈。 当时是组里组织了一个 workshop,以往这种 workshop 我就一个人窝在角落不言不语。

整个人被一种深深的自卑折磨,觉得和人说话都很没有底气。 然而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能够比较正面的去回应对话。好像突然的,自卑心理没有那么重。

后来仔细想想,好像看待问题的角度有些变化。以前总有些竞争心态,觉得自己要比别人牛才能有话语权,见到牛人就自惭形秽。 而现在慢慢的变成了欣赏别人,去学习他们好的地方。

对待很多努力的人,有天赋的人,一如既往地崇敬;而对待其他比较弱的人,不再嗤之以鼻,而是尽量的从我的角度给些 constructive feedback。 究根结底,可能是因为暑假发生的一些事,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事无成,而是可以做好一些事,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 即使仅仅是“可以成为”,也足够提供正能量来面对世界的嘲讽了吧。


科研

2016 年科研的实质性进展不大,毕竟从文章角度来说没有发文章。 和 David Mellis 合作投了两次都被拒了,虽然项目做得还可以,我也从中学到很多,但科研贡献不明确,发文章很难发。 明年(明天之后)和教授再聊聊,希望能从这件事里学到些东西。

自己的项目从年初就开始纠结,从一开始的 management,到后来的 framework,到现在的 degradation,很多时候想法不成熟,很多时候码代码能力不够。 拖延推迟了不少,但再也没有之前虚度光阴的感觉。

每天都在学东西,每天都在进步,即使一阶导数不大。

年末的时候开始和 XJ 合作,从他那里学到很多实用的科研方法,看明年第一月的进展吧。反正二月是要考资格考试的。


码代码

看电影《破风》的时候,邱田在最后决定两年骑十万公里,彻底克服心脏供血不足的问题。 当时我就在想 两年十万行代码 听起来要比骑行容易多了吧,毕竟一行代码要比骑一公里容易多了。

2016 年我开始写些比较靠谱的代码,而不再是之前 one-off 的脚本。 做 ESP 和人合作,于是会有别人看我的代码,用我的代码; 用 Rust 做项目,没有搞清楚 ownership 的时候,编译器会很生气,然后我就被迫的去思考,去想。 开始大范围用 Github 来管理项目(包括博客),一个之前上课随便开始的总结 awesome-iot-hacks 还得到不少人的关注。 之前各种不直接相关的学习(比如写了一个 VM)开始有回报,能够更深的理解一些 PL 的东西(不再局限于语法和结构,而更侧重 runtime)。

Jeff Atwood 在 CodingHorror 上说 Quantity Always Trumps Quality, 我觉得从我做饭的角度来看,从入门到精通是要这样子的。至于从精通到玩转,可能得追求一两个高质量的东西。我还没到那个层级。

2016 开始写靠谱的代码,2017 多写!


经济消费

去年年末搬了个家,开始住在一个还不错的 condo 里。当时银行存款 30k。一年过去了,银行存款只剩下 3k 了。整整少了一个数量级。

为什么会消费的这么快?买了个车,合理的大头;房租一直超贵,没法子,湾区;不节制的消费,大概仗着赚了点钱开始追求各种生活品质。

在 11 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9 月和 10 月花费了那么多钱(每个月 ~7k),开始反思、节制和控制消费。 但是有些生活习惯已经养成,比如每天都喝蓝瓶子咖啡,比如不想生活里只有两点一线。所以严格来讲,不是在控制消费,而是在做一个优化问题。 给自己定下限制条件,最大化生活质量。 我开始研究哪里买什么东西便宜,开始分配专项基金($100/month)来发展兴趣,开始一项一项的记录花销,开始对朋友的约饭说不。 过去的 11 月和 12 月,控制得还不错,没有太多不必要的花销,同时发现其实生活质量并没有明显下降。

是的,我是有过那种路过一家店,想了想发现口袋钱不够于是没去吃的窘境。我也有不少想买的东西,无奈的放弃的情况。

但是使用有限的资金,花在合理的物件上,收益还是很大的。比如想要学调酒,控制了 $100 的花销照样弄好了一个还不错的 bar。 而做饭,即使控制每个礼拜 $60 的 grocery shopping,也还是可以吃到腌笃鲜、三分熟的牛排,不腥的红烧鱼,煲仔饭。 很多常做的菜,比如白灼芥蓝、排骨更是越来越好吃。 而且还会偶尔做些高级的,比如韭菜盒子,比如牛肉干,比如小吊梨汤(具体的菜和图可以看 小厨房)。

更加明确地知道了怎么生活后,反而比有很多钱的时候要活的更加充实——我想这是因为活的更加明白吧。


猫咪

2016 年 1 月份的时候领养了 Turk,芥末酱。当时他四个月,我开始学习如何照顾猫。看了几本书,看了些片子,然而理论遇到实践还是捉襟见肘。 三月份的时候他突然不吃东西,我以为是猫粮不好吃,就去买其他的猫粮,买吐毛球的,买其他玩具,都没有效果,他还是不吃。 等到我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带去医院,医生说已经晚了:他得了 FIP,猫传染性腹膜炎。 FIP 是一种正常的冠状病菌变异产生的,发生几率大概在 1/5000,机理有点类似于 2003 年的 SARS,是一种不治之症。 而芥末不幸的就是那个分子。 其实当时幸运的是,UC Davis 的 Dr. Niels Pedersen 在进行一个临床试验,他们的新药对一些获这个病的猫有些效果。 但芥末已经到了晚期,所以回天乏力,送过去的第二天就死了。

三四月份处在失去芥末的难过中。

直到四月底,才在 SFSPCA 重新领养了两只猫:芝麻和黄油。并且吸取教训,给他们先办了保险,然后密切观察猫咪的成长状况。

黄油很调皮,是那种你没法抱在怀里超过半分钟的类型,他会挣脱,他会乱闹。很有意思的是,他真的很喜欢面包,上次还把我的沙琪玛叼走了。 而芝麻就是软绵绵的,抱在怀里他如果反抗,你使个劲儿他就不挣脱了。芝麻更加爱吃,虽然不吃面包,以吃鞋带为主(暂时还没严重到可能是病)。

两只猫萌萌的,觉得有他们的陪伴,一点都没有之前的孤独感。


艺术

我属于艺术修养很低的那一类,不懂得音乐欣赏只听流行歌曲,稍稍懂一点绘画但也说不清道不明,而其他雕塑啦、现代艺术则是一窍不通。 为了稍稍提高些文化素养,8 月底的时候办了 SF MoMA 的会员,想要以此来 motivate 自己。

第一次去最大的体会大概是這麼簡單,我也會,然而仔细想想,其实就算仅仅是做和不做的区别也足以让人家的作品被展览,而我的作品只存在我的脑子里。 第二次去专门看了 Bruce Conner 的展区,跟了一个讲解听日本二战后期照片艺术,有些针对性和听听别人的理解,收获很大。 今年也终于去了一直想去的纽约,去了大都会博物馆。里面倒不只是艺术品,更多的是历史的印记,对我的震撼也很大。

所以我的 MoMA 会员还有一段时间,明年多去去。


做饭

前面讲到经济拮据,开始做饭。事实上,从要出国时候去一个扶贫项目学做菜开始,我就一直在做饭了。 不过一直没有记录很多,直到最近把一些菜记录在小厨房上。

有几个做得很好的视频博主,我一直看阿曼达的视频;最近发现《日食记》也不错;而有好多菜就常常在 Youtube 上搜着看教程。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习过程,不过很多时候没有反馈,比如我并不知道真是的苏皮月饼应该是什么样,于是做的一塌糊涂。

做饭是一个挺花时间的事;但做好的还很 rewarding。我深刻地记得做出蜂蜜粽子那一刻的幸福感,那不只是吃到家乡味道。 而是作为一个 maker/engineering 宣告新的技能达成的乐趣。

最近看我伯的教授 Michael Pollan 和 Netflix 合拍的 Cooked,回顾回顾历史,过去几千年来你要吃,就得做,是一个生活里必须的一件事。 而今天工业发展所产生的各种 fast food 带来看似生活的提高,却与吃的本质目的相悖:工业追求效率,烹饪追求营养。 其实做饭里有好多门道,好多学问。不熟悉食物特性的人并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吃货,因为无论调味如何调,食物本身的味道是 unique 的。

而作为厨师,你能控制食材。比如我,就可以控制番茄永远不出现:)

啊,对了,终于可以按照传统中国节日的过法过了,比如粽子节自己包粽子、月饼节自己做月饼!


马拉松

2016 年最自豪的大概是暑假里跑了个全马。 5 月份开始跑步,从一开始跑三四迈都气喘吁吁(哈哈,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不带公交卡,要跑满十迈),到后来一言不合就跑个半马的距离。 6 月 19 号跑了 Richmond Marina Bay 的半马,7 月 31 号跑了三番的全马。成绩都不高,但是有些事情吧,坚持完就是胜利。

算下来 2016 年一共跑了 375 迈,超过了一天一迈。写了一篇跑道與路 Tracks and Trails,也开启了我开始记录博客,记录生活体会和知识的历程。


兴趣爱好

我这个人其实爱好很广泛;但其实我这个人吧没什么爱好。

我会突然对某个东西感兴趣,也会慢慢的觉得好无聊。长期的兴趣爱好对我来讲是个很难的事情。 一直很羡慕 Fred 打那么多年的羽毛球,而我最多也就坚持了三个月的羽毛球。

其实想想,兴趣爱好这个事儿吧,要坚持下来是很难单独靠自己的。羽毛球,如果有人一起打(比如当时的舍友),那就会一直打。

所以我现在的策略是:控制一个兴趣爱好的时间,多发展一个人就可以做的兴趣爱好。比如十一月开始钓螃蟹,比如十二月调酒,比如明年的一些计划。


婚礼

今年十月份的时候参加了三个婚礼,两个是同一届的同学一个是 SZ,还做了一次伴郎。 感觉好像周围都开始慢慢的结婚了,就今年特别明显的开始好多我这一届的人开始结婚。 这种感觉,有人总结的好,就像考试时候别人都已经交卷,而你还有大题没做。

在人生的路上似乎被拉开了,这样的心态不太对,但似乎避免不了。博士读完,真的是被拉开很多啊。


早起

2016 年后半年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早起的,至少在 10 点前;而暑假时候常常能做到 6 点半;最近一段时间也是 7 点左右就起来(猫闹得。。。)

过去努力了那么久要早起,今年竟然做到了,我很开心。 故事的开始是要跑马拉松,那得起超早,为了调整作息,开始尝试 10 点就去睡觉。发现只要睡得早,就能起的早(很废话诶)。 于是这么坚持了一段时间,生物钟似乎就开始被调整过来。

六月底的时候还早上早起从家里跑步到学校,而每天早起都能吃到早饭,也是幸福感满满。


其他

其他?

已经不记得当时写这个大纲的时候打算说说其他什么事啦。

moods 里写了大多数可以感慨的事件,可能是我看了很多 netflix 的电视剧? 可能是 Berkeley marina 的 pier 要到 18 年才能好? 也可能是今年认识了好多苏杭一带的人(好奇怪啊,之前认识了好多武汉人的说。。。)?

恩,2016 年好像国际上大事特别多,不过大事么自然有其他人总结,我就莫谈大事了。